邱懿武:何為創造力?

2020-01-11 23:17:01

       創造力是復雜的,色彩繽紛,形狀各異,大小不等??赡苁窃诩埳?,在舞臺上,在實驗室里,甚至是在淋浴時,創造力都在迸發出新奇或原創的點子。

 

       創造力是真正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馬云的不同的場合好幾次說起創造力的價值,“新經濟其實就是創造力經濟、想象力經濟。新就是創造力、想象力”。“一個國家的競爭力,是教育體制的競爭力。一個國家的競爭,是孩子的競爭。工業時代是知識驅動,數據時代是智慧的競爭,是領導力、想象力和擔當力的競爭。今天,知識已不再是力量,創造力和創新力才是力量”。“孩子有想象力和創造力,未來才能找到就業”。

 

       記憶中覺得有創造力的人會想起什么?創作iPhone的喬布斯?像梵高畢加索一樣的藝術家?提出相對論的愛因斯坦?設計盧浮宮金字塔的貝聿銘?創造力不分領域,就是人的本能。

 

       創作出iPhone、《星空》的思維方式和提出相對論的思維方式有什么共同之處?

 

       諾貝爾獎獲得者李政道和藝術大師吳冠中曾經進行過一次關于科技和藝術的頂峰的探討,李政道說“科學和藝術是不可分割的,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它們共同的基礎是人類的創造力,它們追求的目標都是真理的普遍性??茖W和藝術之間就像是隔了一座山,一個在這頭,一個在那頭,當到達山頂的時候就可以握手了。”這個交叉點和喬布斯說的一直在探索科技和人文的交叉口是一樣的道理。

 

       很多人會覺得創造力就是那些很有想法的人,只有少數的人具備創造力。其實創造力是人天生的本能。人類天生具有創造力,我們生產創造性想法的能力是技術和文化進步的核心。作為人類,我們最原始的本能是尋求、發現、改進或創造。我們承認人與人之間的確會有巨大的創造力的差距存在。

 

       很多人覺得我是一個非常有創造力的人,我曾經也認真分析思考過,我的創造力從何而來?從我的成長背景中可以看出很多跡象。讓我覺得我的創造力是被我的導師應放天老師打開的,因為他是公認的非常具有創造力的人,我甚至認為他具有喬布斯一樣創新的基因和思維。在他身邊的言傳身教近十年的時間,我努力成為一個具備創造力的人。

 

       商學院把極具創造力的人成為創新者。為了搞清楚到底什么讓創新者與眾不同。來自哈佛商學院、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和楊百翰大學的三位教授克萊頓-克里斯滕森、杰弗里-戴爾、哈爾-格雷格森,為了尋找這些答案,展開了一項長達6年的研究,訪問了超過3000名企業高管,曾創辦過創新型公司或發明過新產品的500名企業家,重點研究了25名創新型創業家的習慣。出版了《創新者的DNA》一書。

 

       他們通過實驗研究得出,創造力并非只是與生俱來的基因特質。他們在對117對15-22歲的年輕雙胞胎進行十項創造力測驗,得出雙胞胎表現中,只有30%歸因于基因影響;相反的在做智力表現中,約80%-85%與基因有關。

 

       他們得出,一般智力是基因天賦,創造力不是。就創造力而言是可以通過后天養成勝過天生性能的。假如有兩個雙胞胎,一個人坐在家里看電視,一天沒有什么其他活動,另一人卻積極與他人交談,并積極參與各種活動,系統觀察周圍世界,做筆記,拍照和提出各種諸如“怎么辦?”“為什么?”“怎么樣?”的問題。那么,后者的創新能力要比前者高得多。

 

       研究人員也通過整個調研結果發現,研究人員發現最具創造力的企業家都具備聯想(associating)、質疑(questioning)、觀察(observing)、試驗(experimenting)和建立人脈(networking)五項探索技能,創新者必須具備這五種技能,但不一定要做到樣樣精通。

 

       其中聯想是創新者DNA的核心。把看似無關的疑問、問題或來自不同領域的想法成功關聯起來的能力。弗朗斯·約翰松將這種現象稱為“美第奇效應”,指的是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曾將不同學科的人聚集在一起,如雕塑家、科學家、詩人、哲學家、畫家以及建筑師等等,結果新創意就在這些人各自領域的交叉點上大量涌現出來。

 

       喬布斯是一個聯想能力超強的人,來看他的創造力如何而來。

 

       1994年,在一次《連線》雜志的采訪中,喬布斯這樣描述自己的思維方式:“創造力就是整合事物的能力。如果你問一個很有創造力的人他是怎么做到某件事的,他會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他并沒有做什么,他只是看到而已,感覺到自己所走的方向,前方自然變得明朗起來。因為他能連接生命中的各種體驗,然后把它們組合成一種新的東西。他們之所以能這么做,是因為他們有更多的經驗,或者他們對自己的經驗思考得更多。”

 

       我們現在決定創造力人才稀缺的原因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有什么豐富的經驗和深度的思考。因此他們沒有足夠多的“點”可以進行連接,因此最終拿出一個非常線性的解決方案,缺乏對問題的寬廣視角。一個人越是對人性有更全面的理解,越是能設計出好的產品。

 

       2005年在斯坦福的畢業典禮上,喬布斯將了麥金塔電腦的桌上排版和書法之間的故事。在當下,或許學習的東西沒有什么實際的益處。但隨著時間的積累,這些東西加起來會為你提供一個廣泛的知識基礎,讓你可以把各種想法連接起來:

 

       “在里德學院里面的每個海報,每個抽屜的標簽上面全都是漂亮的美術字。因為我退學了,沒有受到正規的訓練,所以我決定去參加這個課程,去學學怎樣寫出漂亮的美術字。我學到了san serif 和 serif 字體,我學會了怎么樣在不同的字母組合之中改變空格的長度,還有怎么樣才能作出最棒的印刷式樣。那是一種科學永遠不能捕捉到的、美麗的、真實的藝術精妙,我發現那實在是太美妙了。

 

       當時看起來這些東西在我的生命中,好像都沒有什么實際應用的可能。但是十年之后,當我們在設計第一臺 Macintosh 電腦的時候,就不是那樣了。我把當時我學的那些家伙全都設計進了蘋果電腦。那是第一臺使用了漂亮的印刷字體的電腦。如果我當時沒有退學, 就不會有機會去參加這個我感興趣的美術字課程,蘋果電腦就不會有這么多豐富的字體,以及賞心悅目的字體間距。那么現在個人電腦就不會有現在這么美妙的字型了。當然我在大學的時候,還不可能從這一點上看到它與將來的關系,但是當我十年后回顧這一切的時候,真的豁然開朗了。”

 

       除了這個故事,喬布斯許許多多創造新物種的故事,看到第一個使用圖形界面和鼠標的個人電腦,帶著設計師去糖果點尋找靈感創造了iMac G3,帶著設計師在院子里面澆向日葵創造了iMac G4,iPod和摩托羅拉的合作讓他奠定了做iPhone的基礎。蘋果的每個創新的故事,鞭策著我要成為一個極具創造力和創新力的人。

 

       從喬布斯非同凡想的能力我可以得到一些創造力的啟發。首先,他的創新概念并非完全源自于他的腦袋,而是像神經網絡碰撞出想法一樣,是無數個精靈般的小點的碰撞。一、挑戰現狀的疑問;二、對一項技術、一家公司、或一位客戶的觀察;三、他嘗試發現新東西的體驗或實驗;四、與某人的談話使他察覺新知識或機會。透過他的故事,也可以了解創造力并非只是天賦,也并非只是認知技巧;創意源自我們也可以學習的行為技巧,靠著這些行為技巧,可以催化你及其他人的創新構想。

 

       這和我的個人經歷也十分的相似,我的創造力是在浙大讀書的7年間通過大量后天對設計的學習和練習,以及我的好奇心驅動鍛煉出來的。我喜歡問各個領域的人問題,我喜歡看雜書,我喜歡和跨界領域的人交流,我推崇笨鳥先飛、熟能生巧的做事態度等等。

 

       現在,我對“Stay Hungry,Stay Foolish.”也有了新的理解,永遠對新事物保持好奇心,把自己當傻瓜,永遠去追求熱愛的事情并前進。

 

       當然,蘋果并不是唯一的例子。創新史印證了喬布斯的理論。萊特兄弟(Wright Brothers)以他們掌握的自行車制造技能為基礎發明了飛機;他們最初發明的飛行裝置從很多方面來看只不過是帶翼的自行車而已。約翰內斯·古登堡(Johannes Gutenberg)以自己掌握的葡萄壓榨機知識為基礎,發明了能夠大量印制文字的印刷機。

 

       在數字化科技成為新時代新經濟的增長引擎的背景下,我們需要理性背后更加感性的力量,這就是就是我們說的創造力、創新力、想象力、設計力。

 

       我們已經進入到人工智能的時代,未來20人,我相信人工智能會越來越深入各個領域。因為我們工業設計系在計算機學院的原因,我們一直有計算機的視野,我也一直在關注人工智能改變設計行業的動態。有一天晚上,我跟楊穎老師聊了三個小時,我們討論一個關于人工智能時代什么是最重要的。我們得出的結論當然是算法,而算法的背后也是需要創造力。我們堅信人工智能無法取代創造性環節的工作,而人工智能技術領域本身也是需要創造力的思維才會助推技術的突破。就像谷歌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將學術論文排序方法(引用次數與影響力成正比)應用于互聯網的海量信息,發明了著名的搜索算法。

 

17431578755251_.pic_hd.jpg

 

我將是否具備創造力總結了三句自己的話:

洞見就是在時代變與不變中,你能否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機會?

跨界就是你能否通過整合創新的能力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意義就是你能否去詮釋一個讓別人激動人心的新物種故事?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在線咨詢
聯系電話

0571-28285265

吉林快3开奖结果开奖直播